香港社会亟需一场“自愈运动”

这样一种状态对于广大的香港市民而言早已经是忍无可忍,很多富有良知和基本正义感的社会人士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近日刷屏的香港一些当地社团就是属于团结起来保卫同胞的典范。

一些政治力量试图在香港搞“三罢运动”,发起所谓的“不合作运动”,然而这些主张对于香港特区广大市民来说并不具有吸引力,也未能得到香港社会各界广泛的支持和响应。于是,他们只好自己站出来通过卧堵地铁、阻隔公交、阻塞隧道等方式瘫痪公共交通。在一些公共场合肆无忌惮地聚集,通过网络联系动员,挥之即来,呼啸而去,冲击香港特区常态的社会秩序,已经让香港这样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的部分区域几乎陷入到一种半瘫痪的状态。

这个时候,如何让香港社会所蕴藏着的积极能量释放出来呢?

李晓兵 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恢复生活,重建秩序,其基本前提是重树信心,那就要广泛地动员香港社会各界对于法治传统的追求,对于社会正义的强烈期待,对于当下香港社会持续的动荡给予拒绝,呼吁更多的香港市民参与到反暴力当中,不做“沉默的大多数”。

从过去一段时间的表现来看,街头的和平集会游行示威和暴力冲突相交织,街头暴力呈现出弥散性、持续性、机动性,激进的政治力量、社会运动几乎让城市管理者陷入疲于应付的状态,也让香港社会基本运作失灵。面对今日的乱局,香港社会上下亟需一场有效的自我修复运动,或者说一场“自愈运动”。

对于香港社会所存在的对于基本秩序的期待和呼唤,对于基本生活质量保障的诉求,香港特区政府要给予充分的回应,并将这种期待、呼唤和诉求转化成行动,让香港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逐渐恢复常态。这样才可以从根本上化解香港社会骚动和暴力的源头,引导社会各界凝聚共识再出发,为香港特区寻找到共同努力的基本方向,让香港重新走上正轨。

让香港特区广大的市民能够安居乐业,能够在这个号称是世界最安全的城市里寻找自己的位置和发展空间,过上幸福安宁稳定有序的生活,这就是当下香港社会应该展开的自我“修复运动”或者“自愈运动”的基本要义。(责任编辑:王鑫)

进入七月以来,香港一些极端政治力量几乎将这座城市变成了一个烽烟四起的“战场”。一些蒙面上街的年轻人更是像一头头“疯牛”闯入了一个大的“瓷器店”,横冲直撞,肆无忌惮,动辄将和平游行演变成为街头的暴力行动。

针对香港特区所面临的这样一种管治难题,现在可以看到香港社会已经在逐渐呈现出来一种新的动态,即很多具有正义感的社会人士纷纷站出来,很多香港市民由于生活工作秩序长期被严重干扰侵犯而开始对街头运动说“不”,对香港街头所出现的暴力化的倾向表示强烈的反感。他们开始逐渐的发声,并勇敢的站出来维持社会的基本秩序,为恢复香港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常态化运作而付诸行动。

根据《基本法》的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负责维持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社会治安。这意味着香港特区政府要对香港承担起基本的管治责任。在应对当前香港社会管治危机的过程中,中央政府主要是对香港特区的事态保持高度的关注,对于特区政府为恢复社会秩序而做出的各种合情合理、合法有效的措施给予充分支持。而对于特区政府而言,其出台的各种应对之策应该动员社会各界的力量与反对派形成对冲和反制,在当前香港社会持续动荡,基本秩序面临失控危险的情形下要有特殊之举。

posted on 2019-10-21  admin  阅读量:

版权信息

Powered by 六年级通比方法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